挖掘鲱鱼产业发展潜力——上海松江检验检疫局扶持辖区企业通过出口食品企业备案资格

发布日期:2017年08月16日

  记得《大国崛起》系列之荷兰篇,关于阿姆斯特丹的崛起,有这样一句话:建在鲱鱼骨上的城市。这个三分之一国土位于海平面之下的小国,深受大海的恩赐,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鲱鱼。随着鲱鱼产业的发展,荷兰通过出口鲱鱼很快变为富国。

 
  鲱鱼主要产地有两个,一为北大西洋的挪威、荷兰一带,挪威产的规格偏大,荷兰产的规格偏小;二为俄罗斯的鄂霍茨科海、白令海。挪威、荷兰产的鲱鱼通常供应欧洲市场,德国需求量最大。俄罗斯产的鲱鱼主要供应俄罗斯国内及中国市场,进入中国市场的鲱鱼,70%用于加工成鲱鱼片、鲱鱼籽再出口至日本或东南亚国家,30%用于国内市场销售。

  

  鲱鱼为海捕原料,其产量受全球气候、海域环境变化影响大,2016年智利海域受赤潮污染,导致各类水产品大量减产,各国或地区出台鱼类捕捞配额指标,使各类海洋生物能够及时增殖、繁殖,保证生物多样性;鲱鱼原料也受到波及,供应量减少,原料价格上升,最终导致鲱鱼制品价格提升,影响消费。因日本进口商进口量大,并与国际大型远洋捕捞公司保持长期合作的关系,具一定议价空间,为避免鲱鱼原料价格大幅波动,所以国内企业与日本进口商签订长期购货协议,从而确保鲱鱼原料波动价格在可接受范围内。松江辖区某出口鲱鱼企业,正是采取这种方式从而控制鲱鱼价格,出口量逐年稳步上升,客户满意度逐步提高。
  
  说起这家出口鲱鱼企业,不得不提到上海松江检验检疫局。这家出口鲱鱼企业自2014年12月向松江局提出了出口食品生产企业备案意向,该局高度重视,积极落实帮扶企业,局领导带队多次前往该公司对企业生产车间布局、环境和产品温度控制、卫生设施与食品安全质量控制体系提升等方面开展现场指导,帮促企业对标提升。经过检企共同努力,2015年1月该公司很快就获得出口食品企业备案资格。2016年由于公司业务大幅增加需要扩大工厂搬迁新址,松江局一如既往积极扶持。出口备案2年多来,松江局在把关的同时一直积极服务,也给其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益处。
  
  出口实现零突破。2015年以前,该公司产品全部国内销售,获得出口食品企业备案资质后,单出口鲱鱼一项,2015年出口119.7吨,货值100.93万美元,2016年出口189.2吨,货值155.11万美元。输往马来西亚、菲律宾、中国台湾、中国香港等国家或地区。目前该公司的出口鲱鱼产品占到全国出口鲱鱼的80%。
 
   降低物流成本。该公司60%的原料为进口水产品,针对这一特点,松江局试点推行属地化管理,一对一服务,虽然监管耗费的人力有所增加,但物流、仓储成本降低10%。
 
  缩短交货期、降低仓储成本。2016年,上海地区全面上线中国电子检验检疫主干系统,出口检验检疫工作实现系统自动抽检、规范项目、统一标准,加强风险评估,强调企业是产品质量第一责任人,大幅降低监督抽检比例,此举使该公司交货周期缩短20天,减少企业出口货物80%的仓储成本,结、收汇时间提前20天,提高了存货周转率及资金周转率,出口水产品平均放行时间压缩三分之一以上,切实增强该公司便捷通关和贸易便利化获得感。
 
  帮助该公司顺利通过对外注册。松江局根据企业产品特点积极引导企业走出去,针对企业产品在越南和韩国有较大消费市场,组织相关人员多次奔赴企业,现场授课,为企业培训出一批了解韩国、越南食品安全法律法规、水产品生产卫生控制等专业知识的质量管理人员,同时指导公司苦练内功,从无到有建起了一套完整的出口水产品质量控制体系。为更好加强对企业原料的监督检测,除国抽计划外,松江局每年对企业开展一年两次的原料监督检测。2017年7月,经过检企双方共同努力,公司成功通过越南、韩国官方水产品卫生注册,进口国的大门已向他们敞开。
 
  共同应对贸易风险。2016年9月该公司出口我国台湾地区产品被检出已二烯酸(山梨酸钾)0.06mg/kg,产品被扣留。经企业反馈,松江局认为冷冻水产品不可能添加防腐剂,立即与企业对产品原辅料逐一排查,最终在辅料腌制野沢菜的标签配料表上发现有山梨酸钾,经与野沢菜生产企业联系、确认,野沢菜添加的山梨酸钾(已二烯酸),均严格按照依据GB2760、SB/T10439标准执行,同时,我国台湾地区《食品添加物使用范围和限量》也规定了已二烯酸(山梨酸钾)均可用于腌制蔬菜中≤0.1mg/kg,其限量标准与中国大陆一致,根据食品添加剂带入原则,松江局认为该产品是符合进口地区法规要求,立即组织企业编辑证据材料,积极向我国台湾地区官方检验机构反馈,经其两周时间的复审,其检验部门撤销不合格判定,对该批产品进行放行,为企业挽回信誉和经济损失。
  
  随着中国出口鲱鱼产品不断得到海外消费者的认可,随着国内消费观念升级、消费人群的扩大,鲱鱼产品被越来越多的消费群体接受,相信中国鲱鱼行业的发展潜力巨大。
      
  

 

  
[本文来源:《中国国门时报》]